楊霄實在無語得很,不過,隨後他心中產生了一個想法!

如果能夠將這個還冇有覺醒的女仙尊,從乾元宗挖過來給自己當侍女,豈不美滋滋?

隻要鋤頭揮得好,冇有挖不到的牆角!

“你不用說,本少爺猜一猜!”

楊霄看著舉足無措的慕容雲萱,主動出擊!

“你姓慕容,名雲萱,對不對!”

“啊!!”

慕容雲萱下意識的捂住了嘴巴,她被震驚到了,也被嚇到了!

她不明白自己第一次見的楊霄,怎麼會知道自己的名字!

楊霄這話讓李凝雪嚇了一大跳的同時,在慕容雲萱身邊的劉幕然和另一個男弟子,都是露出了見鬼的模樣!

他們不明白楊霄怎麼會知道慕容雲萱的名字!

慕容雲萱可是第一次來到天陽城,而且也是今天早上纔過來,一起迎接李凝雪前去乾元宗!

可是,楊霄居然一言叫破了她的身份!

楊霄他怎麼知道的?

而楊霄接下來的話,可是讓慕容雲萱和所有吃瓜群眾們震天動地、目瞪口呆、瞠目結舌了起來!

“哈哈,其實你在乾元宗冇什麼前途,還不如跟著本少爺!”

“本少爺雖然保不了你成女仙帝,但是成為一個女仙尊,還是冇有什麼問題滴!”

楊霄拍著胸脯,一臉自信滿滿地說道!

那神情那語氣,好像讓人成為仙尊是一件手到擒來,是一件非常容易,非常簡單的事情!

“臥槽,楊霄不管你能不能活過今晚,你現在就是我偶像!”

那名青衣男子,目光熾熱,一臉崇拜的看著楊霄!

他身邊的一些年輕人也都是,一臉崇拜的點著頭!

“牛逼太牛逼了,當著李凝雪的麵,不但諷刺了她,還當著乾元宗的麵,挖牆腳,除了牛逼之外,我還不知道要用什麼言語來形容!”

“這楊霄我現在算是服了,不僅諷刺了李大小姐,還敢挖乾元宗的牆角,真是我輩楷模啊!”

“我也服了!”

“我也是!”

一些吃瓜群眾們,都在心裡膜拜起來!

“少爺牛逼,少爺太牛逼了”

“老爺,夫人,你們看到冇有,現在少爺牛逼大發了!”

楊福看著楊霄無異於作死的表現,並冇有擔心,而是一臉的激動,一臉的驕傲!

自己的少爺不再是以前的廢物,而是一個築基八重天的天才!

他這幾天想了很多,他認為自己少爺有這樣的表現,後麵絕對是有人!

一個境界十分高深的人,雖然少爺冇有對他說,可能有什麼顧忌,冇有告訴他!

等時機到了,少爺肯定會告訴自己!

如果說少爺後麵冇有什麼倚仗,他打死也不相信!

以少爺今天的表現來看,他背後的人絕對不懼乾元宗,所以敢在乾元宗弟子麵前,撬他們的牆角!

楊福激動過後,咧著大嘴,一臉崇拜的看著自己少爺接下來的表演!

“哼!!”

這個時候,一個冷哼聲響起!

“你這個廢物,居然敢打我乾元宗的主意,你真是該死!”

乾元宗的另一名男子跳了出來!

他叫金成文,乾元宗的內門弟子,剛剛突破金丹一重天的修為!

他和慕容雲萱是一同進入乾元宗的,不過因為入門順序的原因,成了慕容雲萱的師弟!

金成文看到慕容雲萱第一眼的時候,就對她一見傾心!

將慕容雲萱視為自己未來的雙修伴侶,可是現在,有一個廢物居然跳出來打慕容雲萱的主意,這讓他怎麼能忍受得了!

所以,他不僅要廢了楊霄的四肢,還要將他舌頭都給割了下來,看他還敢不敢胡言亂語!

金成文周身靈力爆發,雙眼之中透露著殺氣,死死盯住楊霄,語氣冰冷!

“小子,你居然敢打我乾元宗弟子的主意,看來你根本就冇有將我乾元宗放在眼裡!”

“接下來你將知道,打我乾元宗主意的人,是什麼樣的下場!”

楊霄冇有想到會有人跳出來,一看這穿著和慕容雲萱一樣,那就是乾元宗的弟子了!

看到他滿臉殺氣的模樣,就知道這傢夥屬於舔狗之類的人!

嗬嗬...你這小舔狗就當作本少爺的第一塊踏腳石吧!

楊霄能感覺到,這小舔狗的修為比自己要高,自己想要取勝,隻有出其不意!

“啊...我好怕怕呀!”

楊霄很是誇張的做出了一副很怕的模樣,不過他這做作的模樣,無論是誰都能看得出來!

“這麼說的話,你這個乾元宗的天才弟子,要對我這個隻有練氣五重天的廢物出手?”

楊霄笑眯眯的看著對方,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繼續道:

“嘿嘿...來吧,讓我這個廢物看看,乾元宗的天才弟子,是多麼的牛逼!”

楊霄對著金成文說完,再看向四周,把拍著胸口的手,伸出去,指著金成文!

“你們也好好的睜大眼睛看看,乾元宗的天才弟子,是怎麼來對付我這個隻有練氣五重天的廢物少爺的!”

在楊霄的話落下,四周的那些吃瓜群眾的目光,全部都放在了金成文的身上!

這些目光中,有鄙夷、有嘲諷、有譏笑!

他們這是要看看,乾元宗的天才弟子,是如何‘虐打’隻有練氣期五重天的廢物楊霄!

隻不過,金成文會在乎這些人的目光嗎?

當然不會,如果這些人敢唧唧歪歪,自己連他們一塊兒給收拾了!

“這位乾元宗的天才弟子,你就來吧,使出全力,讓本少爺看看,乾元宗的天纔有多了不起!”

楊霄繼續對著金成文挑釁,對著他勾了勾手指!

並檢視了他的屬性數據!

金成文雙眼之中的殺機,已經快要變成實質性的了,就在他要過去弄死楊霄時他突然瞥見了慕容雲萱在看著他,眉頭微皺著,這讓他感到一些不解!

不過很快他就知道了!

“師弟,宗門有命,不得隨意殺害弱小,稍稍的教訓一下就可以了!”

這時候,慕容雲萱的聲音在他的耳中響起!

在慕容雲萱看來,自己被楊霄這樣說幾句其實冇有什麼!

不過,對於宗門的威信來說確實是有辱,特彆是還有其他的師兄弟在的情況下!

金成文在這種情況下,要出手教訓楊霄,慕容雲萱也不能說些什麼!

可慕容雲萱又不想楊霄因此丟了性命,就將自己要說的話,傳音給了金成文!

“知道了慕容師姐,師弟會留他一條小命!”

金成文迴應道!

死罪可免,活罪難逃,自己也不會輕易的放過這個傢夥!

那就按照自己的想法,斷了他的四肢和割了他的舌頭,留他一條狗命就是了!

“哼,教訓你這個廢物,還用得了全力?”

金成文冷笑著向楊霄走了過去,在經過劉幕然的身邊時,劉幕然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了起來!

劉幕然也是傳音給他,語氣森冷無比:“找個機會殺了他!”

金成文一愣,隨即他也想明白了其中之意!

肯定是劉師兄看上了李師妹,這是想給李師妹出氣呢!

不過,慕容師姐有過交代,不能要了他的命,但是劉師兄的話也不能不聽!

金成文感到一絲棘手,不過,他很快也想到了一個辦法!

隻要在這廢物的體內留下一道靈力,讓這道靈力在三天後摧毀這廢物的心脈!

這樣一來,誰會知道是他做的?

此時此刻,楊霄看到了金成文的屬性數據後,那個興奮啊!

“臥槽,這傢夥的氣運居然有8005點!”

雖然金成文的靈根和體質都挺不錯,不過對於楊霄來說,還是氣運有用!

8000點的氣運,自己又可以提升多少實力呢?

“哈哈...這些都是本少爺的,本少爺要發了!”

而這時候的金成文,將自己的修為壓製到了練氣九重天,伸出手向著楊霄的手臂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