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霄看到李凝雪的屬性後,大吃一驚,他萬萬冇有想到這白眼狼小娘皮,居然是女帝轉世重生!

而且,她這時已經覺醒,而且,這小娘皮的修為境界,居然到了金丹三重天,並不是外界說的築基八重天!

不但如此,這小娘皮的靈根居然變成了,仙品水風雙靈根,特質也變成了仙品玉靈仙體!

這真是冇有天理啊,這到底誰是主角?

“臥槽,這小娘皮等下不會打死本少爺吧?”

楊霄一想到,自己等下要說的那些話,就有一些緊張了起來!

不過,他想到自己是有金手指的,是有係統護身,不會那麼輕易被打死,這下楊霄的自信心又起來了!

就算你是女帝轉世又怎麼樣,今天你這破臉,本少爺是抽定了!

就在這個時候,楊福從楊霄的房間中,拿著一張折起來寫滿字的紙走了過來!

“少爺,您要的東西!!”

楊福將手上的紙交給了楊霄!

他將兩個箱子拿到楊霄的房間後,在書桌上隻看到了筆墨紙硯和一張寫滿對摺起來的紙!

楊福在聽到楊霄剛纔的話,就自動認為這就是少爺為李家準備好的退親書!

所以,他也冇有打開檢視,就這樣拿來交給了楊霄!

楊霄拿著楊福遞過來的紙,也冇有檢視,直接扔給了李凝雪!

“這是我楊霄給你的退親書,李大小姐你請收好!”

“今天我楊家來了這麼多的見證者,大家也都看在眼裡,不是李家退的親,是我楊霄看不上李凝雪!”

楊霄說完,對著四周拱了拱手,一副大家要為我楊霄、為我楊家作證的模樣!

本來是來看楊霄笑話的人,剛剛在外麵還在笑話楊霄等下會怎麼樣,怎麼樣,現在一個個臉被打得很疼!

而且楊霄這麼一說,他們一個個那是如坐鍼氈、如芒刺背、如鯁在喉!

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如果現在地上有一條裂縫,他們絕對會爭先恐後的進入,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李凝雪接住了楊霄扔過來的紙,她還是風輕雲淡,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可是,她身邊的管家李通就不淡定了!

“大小姐,您不能接這退婚書啊,如果您接了,這對您的名聲可就不好了啊!”

自家大小姐可是馬上就要進入乾元宗了,而且是乾元宗三長老的弟子!

以後絕對是乾元宗的中流砥柱,怎麼可能在這個時候,落下一個被廢物退親的名頭!

不過,現在已經覺醒了女帝記憶的李凝雪,怎麼可能會為了這一點小事動怒呢!

這些在她看來,隻不過是小孩子的義氣之爭,無論是誰退親,無關緊要,最重要的是這親退了!

“無妨,我的目的就是退親,至於誰退誰,不重要!”

李凝雪看著手中的退親書,沉吟道!

不知為何,李凝雪將這摺疊起來的退婚書打了開來!

忘情不知家何處,恩賜野狼無所報,負心負愛負誓言,癡情難填禽獸心!

蠍子尾上刺,黃蜂尾後針,二者皆不毒,最毒婊...子...心!

李凝雪看完之後,雙眼一縮,眼角有一股怒氣光芒閃過!

特彆看到最後婊子兩個字,她回想起來在天界,她的死對頭,就是這樣惡毒的稱呼她!

李凝雪越想越氣,越氣身上的冷意就開始散發!

拿著這張紙的雙手,有那麼一點微微的顫抖起來!

這時候,所有人都發現了不對勁!

一紙退婚書而已,原來還風輕雲淡的人,現在就被氣成了這個樣子!

難道這退婚書裡麵,寫了一些不堪入目的東西,才讓知書達理的李大小姐,憤怒成這樣!

李通和劉幕然看著李凝雪被氣成這個樣子,也想過來看看,這張紙上寫了什麼!

不過,李凝雪先一步將這張紙給揉成一團,向著楊霄扔去,同時,語氣冰冷的說道:

“楊霄,你這是何意?你就是想用這種小伎倆來羞辱我?”

李凝雪說完,雙眼之中閃過了一絲殺機!

是的,她在此時此刻,動了一絲的殺念!

不過這個念頭和那絲殺機一樣,一閃而過!

楊霄被李凝雪的這個舉動嚇了一跳,連忙接住了李凝雪扔過來的紙團!

臥槽,這小娘皮瘋了?不就是退婚書嘛,有必要那麼激動?

楊霄不明白,剛纔本少爺說那麼過分的話,你丫的搞得好像跟你冇有關係一樣!

現在,看看退婚書就激動成這樣,你的腦子有坑嗎?

想到這裡,楊霄也有一點怒氣上湧,對著滿臉怒容的李凝雪挖苦道:

“呦,原來李大小姐還會生氣的啊,我以為你是一座莫知感情的千年冰山呢!”

本少爺這退親書上麵,也冇有寫什麼侮辱你的東西,你至於激動成這個樣子嗎?”

“還特麼的在本少爺麵前耍起脾氣來,幸好本少爺醒悟的早,把你給退了,不然,本少爺還不少活幾年啊!”

楊霄說完,還對李凝雪翻了一個白眼,一臉的鄙夷,一臉的慶幸!

楊霄這話讓李家的人氣的全身直髮抖,讓一群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的吃瓜群眾再次傻眼!

這廢物楊霄牛逼,太牛逼了,睜眼說瞎話的本事太厲害了!

明明是人家李大小姐不要你了,前來退婚,你這不要臉的傢夥,居然說成了自己看不上人家!

還特麼的及時醒悟!

以前怎麼冇有看出,這廢物居然這麼的無恥?

同時,他們在心底紛紛為楊霄默哀三秒,他們不知道那張紙上寫了什麼,讓李大小姐氣這樣!

但是,他們知道李大小姐、李家這下是絕對不會讓他好過了!

李凝雪看到楊霄這無恥的嘴臉,氣得雙手有一些顫抖,臉色也出現了一絲的漲紅,氣息也有一點起伏!

“廢物,看來你是真的想死了!”李通雙眼滿含殺機,他已經忍不住想要直接動手了!

“大小姐,我去教訓一下這無恥的小子!”

李通對著李凝雪說完,就要向前對楊霄動手!

李凝雪雖然在氣頭上,不過,她並冇有失去理智,很快就控製了自己的情緒,她冷靜了許多!

“不用了,這件事情本小姐自己解決!”

李凝雪搖了搖頭,這事情實在是有蹊蹺!

以她對楊霄的認識,他是絕對不會,也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說出這樣的話!

以楊家目前的情況,惹怒自己,那絕對是不明智的選擇!

可是,對方偏偏就這麼做了,這背後絕對的不簡單!

她深吸了幾口氣,平複了一下心中的怒火,對著楊霄說道:

“楊霄,我的忍耐度是有限的,如果你再不知好歹,我......”

李凝雪剛說到這裡,就被楊霄的聲音給打斷了!

“臥槽,搞錯了,不好意思哈,這張不是退婚書,退婚書在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