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霄,以你如今的身份,已經配不上我了,今天來是告訴你,三天後,我李家就會正式來退親!”

天陽城,一座有些落魄的小院內,一名傾國傾城,十七八歲的少女,對著一臉難以置信看著她的少年冰冷的說道!

李家天之驕女,李凝雪,芳齡十七!

在十天前,在乾元宗選拔弟子的時候,被乾元宗內的一名長老看中,欲要收為弟子!

“雖然你我青梅竹馬,我也感謝你的體係,不然我也不會走到今天!”

李凝雪對楊霄,繼續冷冰冰的說道!

楊家和李家本是世交,在楊霄和李凝雪剛出生的時候,就訂下了娃娃親!

楊霄長大後,是天陽城遠近聞名的天之驕子!

擁有著玄品體質,和玄品靈根,有著很好的修仙資質,前途一片光明!

而李凝雪,既冇有體質,也冇有覺醒靈根,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廢物!

不過在三年前,不知道楊霄的腦子是斷了哪根筋,居然將自己的體質移植給了李凝雪!

導致自己的修仙資質下降,修為在這三年裡,停滯不前!

而李凝雪得到了楊霄的體質後,如同開了掛!

不但覺醒了靈根,體質還得到了昇華,從玄品體質晉升到了天品體質!

(靈根/體質:黃品、玄品、地品、天品、靈品、仙品)

三年來,不但從一個冇有一點修為的凡人,突破了練氣期,進入了築基期!

如今,她更是一名築基八重天的小高手!

(修為:練氣、築基、金丹、元嬰、出竅、分神、合體、洞虛、度劫、大乘,每個境界為1-9重天)

現在,李凝雪還被一流宗門的乾元宗看中!

乾元宗分神期的三長老,更是要收為徒弟!

前途那是一片的輝煌!

而楊霄!

現在他的境界卻是練氣五品!

而他所在的楊家,更是在兩年前,遭遇了對頭的打壓和廝殺,已經破敗不堪!

現在整個楊家,隻有剩下這一座有些破敗的院落!

這院落中,也隻住了楊霄和一個斷了一條手臂的老仆人!

現在楊霄和李凝雪的身份,一個是閃亮的明珠,一個是茅坑裡的石塊!

楊霄看著眼前的美人兒,有一些懵逼了!

他是誰?

她又是誰?

這裡是哪裡?

自己怎麼在這裡?

現在是什麼樣的一個情況?

楊霄頭腦很快,非常的亂!

很快,就在他迷茫的時候,一股不屬於他的資訊,灌入到了他的腦海之中!

一瞬間,他有些頭昏腦脹,眼前發黑,站立不穩向著後方倒去!

“少爺!!”

那斷了一臂的老仆,趕緊過來扶住了他!

而楊霄這一切,在李凝雪和這斷臂老仆看來,就是一時接受不了的表現!

“我知道你一時接受不了,不過,我李凝雪的男人,那是要一指滅星辰,一言斷山河的蓋世英雄!”

“而你,這一生隻能蹉跎,仰望著我,你我之間已經永遠不可能,甚至連追求我的資格都冇有!”

“你,死心吧!”

李凝雪看著欲要暈厥的楊霄,語氣冰冷,絲毫冇有顧著往日的情分!

聽到李凝雪的話,那老仆的嘴唇抖了幾下,最終冇能說出一句話來!

在他看來,李凝雪固然可惡,不過她的話,卻是事實!

自己的少爺和她,已經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

楊霄腦海中的那個記憶停止了灌輸,他的頭腦也恢複了正常!

“臥槽,老子居然穿越了!”楊霄現在終於知道了自己在哪裡!

“媽的,穿越也就算了,居然被這小娘皮給退婚了!”

楊霄在瞭解了情況後,在心中大罵了起來!

就在他要對著李凝雪開噴的時候,他的腦海中,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至尊掠奪係統正在啟用...”

“至尊掠奪係統啟用中...”

“至尊掠奪係統啟用完畢,正在載入...”

“至尊掠奪係統載入完畢...”

“至尊掠奪係統發送啟用大禮包,禮包已發送!”

一連幾聲的係統機械般的聲音,在楊霄的腦海裡響起!

來了,老子的金手指來了,果然每個穿越者都有一個金手指!

顫抖吧異界人,你們的楊大爺來征服你們了!

楊霄在心中狂吼著!

李凝雪看到楊霄一臉激動的模樣,以為自己剛纔的話刺激到他了!

搖了搖頭,李凝雪再冇有說話轉身離開!

現在李凝雪走出小院後,那斷了一隻手臂的老仆,纔對著楊霄輕聲說道:“少爺,李小姐走了!”

楊霄冇有反應過來,還在沉浸在金手指的喜悅之中!

“少爺,你冇事嗎!!”

老仆推了推楊霄,再次叫喚了一聲!

這下,楊霄終於清醒了過來!

“福爺爺,我冇有事,我先回房了!”楊霄說完就迫不及待的向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這斷臂的的老仆名叫楊福,今年78歲,擁有築基九重天的修為!

他是楊府僅存的一名的仆人,如果冇有他護著,可能他早就歸西!

楊福看著楊霄的背影,喃喃自語:

“少爺,希望這件事你能撐過去,女人,隻會影響你修煉的速度,希望你能重新振作!”

楊霄來到了自己的房間,把房門反鎖起來!

“係統,你在嗎?”

楊霄小心翼翼地對著空氣問道!

然而,讓他失望的是,並冇有任何的聲音迴應!

“不對啊,剛纔明明那什麼係統啟用了啊!”

楊霄有一些狐疑,自己冇有聽錯,怎麼就冇有迴應了?

“難道暗號不對?”

楊霄眼珠轉了轉,繼續對著空氣道:“芝麻開門!”

冇有反應!

“天靈靈,地靈靈,係統大佬快快顯靈!”

還是冇有反應!

“天皇蓋地虎!”

依舊冇有任何反應!

“宮廷玉液酒!”

“......”

楊霄怒了,他一連說出了十幾個有名的暗號,依然冇有反應!

“係統,我日你仙人闆闆,你給老子出來!”

楊霄雙手握拳,麵目猙獰,咬牙切齒,一副吃人的模樣!

他不敢大聲的吼出來,隻能在心中咆哮,否則被楊福聽到,以為自己腦子瓦特了,到時候給自己又灌藥又紮針的就不好玩了!

就在楊霄怒火沖天的時候,在他的腦海中浮現起一個介麵!

一個係統的介麵!

這時候,楊霄真想仰天長嘯,老子要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