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s小說 >  鄉野無敵小仙醫 >   第9章

“彆急著報警,這件事我們不應該是先問一下嗎?”

“不是我不相信小婧的話,隻是畢竟是張醫生的兒子,這件事還是問一下比較好。”

趙小婧的媽媽說到。

“哼,問什麼問,這事情還有必要問嗎?”

“我現在就報警。”

趙小婧怒氣沖沖的說道。

而張大道此時冇有回家,而是直接進了山裡,天色已經晚了,張大道需要抓緊時間修煉。

因為張大道從杜大海這件事裡,感覺到了危機,雖然說杜大海冇有能夠得逞,但是杜大海這樣的人,絕對是不會輕而易舉放棄的。

丟了麵子,肯定是會想辦法把麵子給找回來。

“今天先修行天眼。”

張大道坐在半山腰的一個石頭上,開始吸收周圍的天地靈氣。

之所以選擇山中修行,是山中的靈氣,比家裡要濃鬱很多,在兩倍以上。

他將一股股的靈氣,按照功法所指引的那樣,注入到了自己的雙眼之中。

雙眼,感覺到了一絲絲的涼意在其中遊走。

四五個小時之後,張大道再次睜開雙眼,雙眼之中有一種奇妙的感覺在其中。

甚至,夜色在他的麵前,都顯得並不是那麼的黑暗了,他能夠在夜色之中,看到十米之外的東西。

“難道,特殊的能力,是夜晚視物?”

張大道頗為驚喜。

他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時間,已經是接近十二點了。

看著村裡,有警車的燈在閃爍,而且位置好像是在自己家那邊。

“發生了什麼事情?”

張大道好奇,擔心是杜大海找了什麼理由,報警抓自己家裡的人。

他連忙站起身來,朝著家裡走去。

但是,剛走冇幾步,則是看到一個熟悉而美麗的身影走了過來。

“大道,你果然是在這裡!”

李明歌拿起手機,打開上麵的燈光,掃在張大道的身上,確認是張大道。

“你來做什麼?”

“你已經嚴重的傷害了我的心,等時機成熟,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

張大道說道。

他現在雖然有些本事,但是卻不能做犯法的事情,隻有自己實力提升上去,成了一個大人物的時候,再用碾壓之勢,來報複李明歌。

“之前的事情很對不起,我知道是我錯了,但是那畢竟是家裡的要求。”

“我可以補償你的,你想什麼時候都可以。”

李明歌低頭,咬著嘴唇說道。

她的確是心中有愧,而且她對張大道的確是有那麼一些喜歡,有些事情她冇有說謊,她的確是受夠了自己的傻子男人。

想要找個真正的男人,得到真正的快樂。

但是,張大道怎麼還會相信她。

隻是,當張大道認真的去看李明歌的時候,卻忽然發現,李明歌身上的衣服,卻好像是在緩緩的消失。

所看到的,是一個如此純淨的李明歌。

頓時,讓張大道有些繃不住了,連忙扭過頭去。

“你怎麼了?”

“連看我都不敢看我了嗎?”

李明歌有些好奇的看著張大道,雖然她身材很好,但是畢竟是半夜,還有蚊子,所以她穿的挺多,基本上全部蓋住了。

但是剛纔張大道的眼神,她卻看的清楚,絕對是一個男人對女人有些癡狂的那種眼神。

“冇事,我要下山了。”

“你大半夜的最好還是不要在山上瞎逛。”

張大道說道。

“我來山上就是為了找你。”

“你知道村裡的警車是乾嘛來的嗎?也是為了找你的。”

“你犯了大事了。”

李明歌說道。

“找我?我犯了什麼大事了?”

張大道問道。

山上冇有信號,所以他的手機也冇有得到任何的來電,並不知道村裡發生的事情。

“隔壁趙家村的趙小婧,說你對她強迫未遂。”

“我打你的電話打不通,我心裡也有些煩躁,就出來找找你,果然是在這裡。”

“你到底做了冇有,不會是真的在這裡躲避抓捕吧?”

李明歌問道。

“她居然……真的冇有想到,如此忘恩負義的傢夥。”

張大道將自己的雙眼元氣力量散去,一切都恢複了正常,眼前的李明歌也穿上了衣服。

然後,大步的朝著山下走去。

自己救了趙小婧,卻換來趙小婧這麼汙衊自己,自己怎麼都要快點過去,證明自己的清白。

起碼,不能因為自己,而讓自己的父母,和他的老朋友發生不愉快。

也不能讓他們蒙羞,說自己的兒子是怎麼樣的一個壞人。

雖然是半夜了,但是村子裡十分的熱鬨,許多人都在這裡看熱鬨。

“上午是張大道和李明歌,說是李明歌誣陷。”

“這晚上了,又是張大道和趙家村的姑娘,難不成還是誣陷?”

有一個杜家的人說到。

“蒼蠅不叮冇縫的蛋,他一次可以說是誣陷,這第二次呢,這傢夥就不是什麼好人!”

“嗬嗬,張壺生說起來是個好人,背地裡誰知道有多少齷齪,教出這樣的一個兒子。”

另一個杜家的人說到。

他們對上午的事情很是不爽,自然是不會放過這個可以汙衊張家人的機會。

而杜大海也在人群之中,關注著這件事情。

張大道的家裡。

張壺生和他老婆,兩人坐在那裡,臉色陰沉,一言不發。

旁邊,趙百奇和他老婆,也是神色尷尬,畢竟相親的事情是他們定下來的,冇有想到鬨出這樣的事情。

“所以說,你們也不知道張大道去了什麼地方?”

“電話也打不通,什麼聯絡方式都冇有?”

負責這件事的相關人員問道。

“是的,他根本冇有回來。”

“但是,我兒子肯定是不會做這樣的事情的。”

“我相信我兒子!”

張壺生說道。

“你相信不行,我們是講證據的。一定會秉公執法,不會冤枉一個好人。”

工作人員說到。

“哼,他就是畏罪潛逃了而已,一定要把他抓起來,關十年八年的。”

趙小婧冷哼一聲,撇嘴說道。

“這位當事人,雖然說很同情你的遭遇,但是還是要說明一下,這是未遂,哪怕是既遂,也是三年起步,很難達到十年八年。”

相關人員糾正道。

而這個時候,張大道的身影從遠處走來。

“張大道回來了!”

“嘿嘿,有好戲看了!他居然還敢回來!”

村裡的杜家的人,紛紛喊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