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s小說 >  鄉野無敵小仙醫 >   第1章

“今天晚上,後山的風很溫柔,而我也特地為你準備了燒雞和烈酒,還有我最美的樣子。確定不和我來一場風花雪月的邂逅,重溫當年上學時候的感情嗎?我等你來哦!”

李明歌的資訊,出現在了張大道的手機裡。

這頗為撩人的簡訊,加上腦子裡浮現的李明歌那迷人的身材,讓張大道有些心動。

“李明歌在上學的時候,就是班裡的班花,長得十分的漂亮,我和她的關係也算不錯。”

“不過,後來我出去上學,她卻是嫁給了村長的傻兒子。我剛回來三天,和她不過是見了兩麵,為什麼就要約我?”

“難道,真的是村子裡傳的那樣,她的那個傻子老公不行,太孤獨了?”

“村裡麵的年輕人的確是不多,而我和她卻是老同學,早就認識,找我,也是在情理之中。”

“我剛好今天晚上要去山裡采藥,那就和她見一麵,看她是到底想要乾啥。”

張大道拿起藥簍,就要進山采藥。

同時,也給李明歌回了資訊。

“好,等我采藥回來,在山上老地方見。”

所謂的老地方,是上學時代,幾個同學們經常去玩的地方。

張大道是村裡村醫張壺生的兒子,而張壺生是這張家村,包括周邊十裡八村,都很是有名的醫生,甚至有人稱之為,張半仙。

而張大道從一個不太出名的醫科大學畢業回來,就是為了接替自己老爹的班,成為村子裡新的村醫。

這三天,他便是在慢慢的適應,一邊采藥,一邊也嘗試著在村裡坐診。

他揹著藥簍,進了山裡。

他剛走出去不遠,遠處一個農村小樓上,一個女子站在窗戶後麵,看著張大道揹著藥簍遠去。

她的臉上,卻露出了一抹喜色。

“張大道果然還是答應我了,嘻嘻,今天晚上,就去好好的和他約個會。”

“那個傻子,真的是不解風情,這幾年我真的是過的太憋屈了。”

李明歌二十四五歲的樣子,身材很好,在家裡穿著也十分的隨意,長髮懶散的披在身上,上半身穿著一件窄小的T恤,下半身卻是一個齊b小短裙,修長的大腿肆無忌憚的露在外麵。

村裡的男人們,如果看到她如此隨意的穿著,怕是早就把持不住了。

而她此時一隻手按在自己的身上,眼神之中流轉出一種迷人的魅色,悄悄的打開抽屜,從其中取出了一些塑料包裝,放入了自己的口袋裡。

她看著時間,已經是在準備晚上和張大道約會的各種心理建設了。

晚上的時候。

張大道的揹簍裡,已經是有了好多草藥,看起來收穫很是不錯。

而最讓他感覺到開心的,是從山裡麵得到了一個紅色的果子,和葡萄看起來差不多大小,但是卻有一種特殊的香味,這是山裡麵十分少見的,叫做血玲瓏。

這種藥材的價格不低,雖然隻是一個葡萄這麼大,但是價格卻能夠賣到一萬塊以上。

“今天的運氣真好,血玲瓏賣出去,我的老婆本又多了一些。”

張大道將血玲瓏包起來,放在貼身的口袋之中。

不久之後,他到了山腰一處空地上,這裡有許多的石頭,但是被清理出來了一個小小的平台,是觀光休息的一個很好的地方。

而一個俏麗的身影,則是坐在一塊石頭上,張大道看到這個身影的時候,目光立馬直了。

眼前的這個美女,穿著一件吊帶,下麵是一個小裙子,看起來非常的隨意,但是隨意之中,卻又有一種天然的美感。

張大道嚥了咽口水,故作鎮定的走了過去。

雖然他是一個大學生,算是有不少見識的,但是他還是一個男人,一個正是火氣旺盛的小夥子。

而且還是單身的小夥子。

碰見這麼一個大美女,怎麼能夠不心動呢。

“明歌,你居然這麼早就來了!”

張大道走了過去。

“是啊,我很想你。”

李明歌走過來,直接拉住了張大道的手,吐氣如蘭,氣息撲在張大道的臉上,讓張大道有些心神迷離。

“這不好吧,畢竟,你已經結婚了。”

張大道卻冇有迷失自己,推開了李明歌的手,雖然眼前的這個女人很漂亮,很吸引自己,但是張大道還是有道德感的。

他可不想插足彆人的家庭,做出這樣的壞事。

“大道哥,你這話說得,我這幾年跟著那個傻子,受了多少苦,他不解風情,我獨守空房,你知道那種感覺嗎?”

“你回來了,纔給我的人生帶來了一些希望。你真的忍心,看著我這樣下去嗎?”

“況且,對你們男人來說,結過婚的女人,不是才更有吸引力嗎?”

李明歌再次朝著張大道撲了上來,眼神之中,滿是期待和渴望。

“今天晚上,我就是你的人了,好不好?你不用擔心其他的,我會注意安全的。”

她從口袋之中,拿出了塑料小包裝。

“這個……“

氣氛都烘托到這裡了,張大道心中雖然還是有些擔憂,但是那一道防線,卻是快要破了。

“不……不了吧。”

張大道搖頭,還是推開了李明歌。

隻不過,手卻推到了一片柔軟。

“張大道就在那裡!”

“好一個張大道,你敢做出這樣的事情!”

“動我們家的女人,你是想死嗎?”

就在此時,山腳下,卻傳來了一陣呼喊之聲,村長杜大海,帶著杜家的一群人,舉著鐮刀,鋤頭,朝著這邊衝了過來。

“不好!”

張大道看到這群人,頓時心中大亂,連忙轉身就走。

但是,冇走幾步,卻忽然被一塊石頭絆倒,身軀一個不穩,朝著山穀之中跌落了下去。

“你這傢夥,真冇福氣,我還冇有搞到手呢,那些人就來了。”

李明歌眼神之中閃過一抹失落,無奈的轉身,將塑料小包裝扔在了石頭縫裡,然後對著來的一群人,哭的梨花帶雨起來。

“張大道他看我老公是個傻子,就欺負我,爸,你們可要為我做主啊!”

“放心,我杜大海絕對不會饒了張大道,不會饒了他們張家!”

杜大海連忙上前安慰自己的兒媳婦。

他的心中,卻是十分的開心。

“這次的事情,足夠讓張家的人低頭了,嘿嘿,這次抓住了張大道的把柄,我倒是要看看,張壺生還有什麼理由反對我!不僅是村子我要改成杜家村,你們張家的人,我也要都趕出去!”

杜大海竟然是專門設計了這一場陰謀,來針對張家。

“隻可惜冇有抓住張大道,張大道怕是已經死在山穀裡了,這山穀很深,地形複雜,我們走吧。”

杜大海帶著村民,離開了這裡。

而跌落山穀的張大道,在昏暗之中不知道碰撞了多少次,人都快要散架了,才終於停了下來。

此時,已經是聽不到山上那些人的聲音。

周圍無比的黑暗,寂靜。

隻是,一團紫色的火焰出現,冇入了張大道的眉心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