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著走著,他就看到了激烈戰鬥的一人一熊。

那是,李尋樂?

趙星宇目光閃爍,看向了他遠處的李牧和跟著李牧的數十具骷髏。

李尋樂一個人在和至少十五級的魔獸在打,為什麼李牧在旁邊看著不去幫忙呢?

難道他們在做轉職任務?

趙星宇看了看自己的等級還是三級,心裡不由的湧出一股憤怒。

該死的世家子弟,該死的特權之人。

我和自己的小隊這麼拚死拚活戰鬥才三級,你們卻那麼輕鬆的就升到了九級,開始轉職任務。

趙星宇心中怒火湧動,但也不敢有什麼動作。

從心,這個很好的特質將他的怒火壓下,讓他就這麼繼續看著,等待著戰鬥結束兩人走後上前撿東西。

直到,他看到了李尋樂和那隻巨大的黑熊對轟一招後,皆是重傷倒地不起時,心裡起了心思。

他也知道近戰職業者一轉時大部分任務都是單挑一隻比自己等級高的魔獸,所以他知曉一旁觀戰的李牧是不會動手幫助李尋樂的。

那麼...

趙星宇看著被打成殘血,奄奄一息的大黑熊,心裡火熱起來。

【黑熊王(20級)】

【???】

二十級的**oss,如果我能搶到這個人頭,能升多少級啊。

他暢想起來,發覺自己就是小說裡的那些主角,一直能撿漏補刀,猥瑣升級,最後一鳴驚人。

想到這一點,他下了決定。

不過,要不要解散隊伍呢?

和他們平分經驗的話,有點虧啊。

想了想,他還是冇有解散。

如果突然解散,自己頂著高等級回去隊伍的話,就會引起很不好的後果。

姐妹花也會生氣。

算了,就當是隊長我給你們的福利吧。

想完,他手中不由得凝聚起一道法術來。

閃劍術。

這是他魔劍士職業的兩個技能之一。

能夠聚集一道劍氣,飛快的向前射出。

雖然冇有鄭帥的火球術威力大,但勝在快。

人頭是我的了。

他想著,直接射出了法術。

他冇有在意後果,因為李尋樂已經是重傷了,而李牧隻是一個法師,肯定是追不上自己這個全屬性都非常高魔劍士的。

畢竟自己可是魔武雙修的天才啊。

至於戰利品,他們肯定也不會要,我之後還能回來撿。

哈哈,我就是天命之子!

他嘴角勾起,就緊盯著黑熊王,等著它死後立馬跑路。

然後,他就看見一個骷髏跳出來,擋住了他的攻擊。

趙星宇滿臉問號。

但不管怎麼樣,被髮現了還是得跑。

他立馬跑了。

“可惡!”跑向山下,趙星宇咬牙切齒,“李牧,你為什麼阻止我升級!”

“我與你不......”

唰唰唰——

箭矢破空之聲響起,他心裡一驚,連忙使了個驢打滾。

艱難躲避了箭矢後,一陣危機感再次襲來,他連忙一撲,躲開了三顆法球。

轟!法球落地,一股陰冷感四散,讓他不由的打了個寒顫。

這是亡靈法師?

怎麼這麼強!

看過網絡上小視頻的趙星宇不敢置信。

回想視頻,他還曾嘲笑過骷髏動作單一,隻會乾流水線,還發了一個滑稽的評論,嘲笑亡靈法師。

但現在,他還是不由的沉下了心。

“我就不信小小的骷髏能給我帶來什麼危機!”咬著牙,趙星宇轉身打算迎戰,然後就看到幾十具拿著刀盾的骷髏踏著整齊的步子,慢慢走來,愣住了。

他的B級天賦危險察覺讓他心裡警鈴大作。

他預感到如果自己真的衝到骷髏們的麵前,自己真的會死。

明明隻是一群屬性垃圾的骷髏而已。

趙星宇握緊手裡的長劍,但還是冇敢衝上去。

跑吧,反正他們也追不上我。

他想著,剛要轉身跑時,天賦就閃爍起了紅光。

還冇等他反應,隨即腦後一痛,他就失去了意識。

......

“大家休息一下吧,我去上個廁啊啊啊啊啊!”趙星宇忽然捂住腦袋,慘叫的倒在了地上。

四人頓時一愣,不知道趙星宇玩的哪一齣。

“怎麼了?”鄭帥最先反應過來,走上前檢視著他的狀態。

隻見他麵目猙獰,發出了慘叫。

略一猶豫,他拿出一個小瓶子,扭開蓋子撒了一點在了趙星宇的臉上。

靜心粉,可以讓法師聞後提升專注力。

一小瓶就值錢一枚金幣。

這對鄭帥來說並冇有什麼。

而趙星宇也冷靜了下來,痛苦與怨毒之色在眼中閃過。

鄭帥清楚的看清了他眼中的情緒,不知道他是對誰發的情緒,但心裡也莫名的對他感到不舒服起來。

“你怎麼了?”鄭帥問道。

“李...”趙星宇聲音沙啞。

“李?”鄭帥疑惑。

“...冇事。”艱難的摸了摸胸口處掛著的東西,趙星宇坐起身,臉色難看的望向了山林之中。

我隻是想搶李尋樂一個boss人頭,你卻要殺我。

他咬緊牙關,回想起自己被不知道什麼東西殺了的那股感覺,內心憎恨如潮水般湧動起來。

“老周。”他聲音沙啞。

“嗯?”周偉抬頭。

“李牧他不是還在練級嗎,剛剛那個聲音應該是他們在打怪,你去看看能不能撿一點他不要的東西。”

他慫了。

剛剛被殺掉的感覺曆曆在目,讓他不敢再靠近那個亡靈隊伍了。

但他又捨不得那些戰利品,尤其是那個虎鞭。

“嗯。”周偉沉默了一會,點了點頭。

李牧少爺不要的東西還是很值錢的,拿到手後換成對自己實力有幫助的東西,快點變強吧。

以後或許能夠幫助到李牧少爺。

想完,他轉身,身影慢慢暗淡下來。

見到周偉遠去的身影,趙星宇也慢慢舒緩過來了死亡的陰影。

再次摸了摸胸口的冰涼後,他由衷的感謝起了自己撿到的道具。

一個死亡後,能使時間逆流的傳奇道具。

這是他第一次使用,也幸好發揮了作用。

他心裡慶幸起來。

李牧,雖然時間逆流了,你也不知道我被你殺過一次,但我還是要找你報仇,讓你也嚐嚐死亡的滋味。

你給我等著。

擁有著這個道具的我,將會立於不敗之地的。

想著,他嘴角猙獰,低聲笑了起來,讓留在這裡的三人看他的目光異樣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