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s小說 >  千年老二 >   第5章

老虎跳起的高度,完全超出了依據它粗壯的體型做出的預判。

李非心底不禁暗讚一聲,不愧是貓科動物裡的王者。

他微一側頭,對著身後的店家喝道:“你閃遠點!”

一瞥眼間,老虎已從半空中撲了下來。

李非前迎半步,跟著一個閃身,來到老虎側後方,揮棒往它身上打去。

那老虎竟很靈活,半空中一扭腰身,躲過一棒。

一條鐵棒似的虎尾趁勢甩了起來,直抽李非腦袋。

李非低頭避過,腳下疾走,迅速轉向老虎身後。

老虎落地後轉身也是極快,身子雖然巨大,動作卻像小貓一樣迅捷,前身猛地迴轉,張著兩隻虎爪,直撲李非。

李非早有算計,一個旱地拔蔥,身子高高躥起,手中哨棒同時砸落,劈向老虎腦袋。

“砰!”

哨棒砸中老虎腦袋,李非借力往前一竄,半空中往老虎身後落去。

老虎捱了一棒,焦躁起來,大吼一聲,回身飛撲李非。

李非落下後就地一翻,仰躺地上,躲過老虎的飛撲,同時哨棒狠狠向上刺出,正中老虎頜下,雙腿屈曲,猛力上蹬,正踹在老虎肚腹上。

這一下立馬覺出這老虎至少也有三四百斤。

不過這點重量對武二郎的身體來說,算不得什麼。

李非雙腿發力,踹的老虎向一側翻落。

老虎連吃兩下,痛的狂性大發,落地後不及起身,甩起尾巴就來抽李非。

李非此刻剛一個鯉魚打挺站起,來不及躲避,隻好豎起哨棒,擋在身前。

“哢嚓”一聲,哨棒從中折斷。

李非把兩截斷棒一扔,縱身飛撲老虎。

那老虎剛翻起身,閃避不及,被他一下騎在了背上。

果然還是得用拳頭打啊!

李非一手揪住老虎頸上皮毛,另一手握緊拳頭,狠狠砸落。

一拳正中老虎眼眶,老虎痛得翻騰起來,口中吼叫不止。

李非雙腿夾緊虎身,一拳又一拳的砸了下來。

老虎想把他甩下來,開始亂竄亂跳,一下撞塌了一截院牆。

然而李非始終穩穩騎在虎背上,拳頭如雨點般不停落下。

打了五六十拳,老虎終於停了下來,趴在地上冇了動靜,眼耳口鼻裡都迸出鮮血。

李非又補了七八拳,打的這畜生徹底癱成一堆爛泥,才從它身上翻下。

隻覺得雙腿痠軟,全身力氣似已用儘,就地坐在那裡,歇息起來。

那店家躲在院子一角,早被這驚心動魄的陣仗嚇得雙腿發顫,動彈不得。

過了半晌,他大著膽子,顫顫巍巍走上前來。

見那老虎腦袋雖然血肉模糊,嘴巴卻仍在輕微出氣,嚇得他又拾起半截哨棒,慢慢靠前,戳了戳老虎。

“不用怕,它動彈不了了。”李非嗬了一聲。

店家這才丟了哨棒,來到跟前,直接跪在了李非身邊,緊緊抓住他的肩頭。

“客官……不,英雄!真神人也!”

李非微笑搖頭,喘息道:“煩勞店家端碗酒水出來,我實在渴的要命!”

“哎!好!好……”

店家一麵答應著,一麵起身奔前店裡去了。

這時,一陣嘈雜的腳步聲、人語聲從外麵傳來。

李非循聲望去,隻見一群人手舉火把來到院牆倒塌的豁口處,站在那裡向裡麵張望,口中議論紛紛。

當先兩人身披虎皮,手持獵叉。

李非心想,這應該就是原劇情裡的獵戶了吧,竟然尋到了這裡,他們不是應該在景陽岡上埋伏老虎的嗎?

現在這情形,讓他不禁有些迷糊起來,要說劇情變了,可他仍是冇躲過打虎這一關,要說劇情冇變,可這老虎怎麼跑酒店裡來了?

難道有什麼東西在暗中安排?

店家此時一手端著酒碗一手抱著酒罈回來了,見到牆外眾人,認出是本地的獵戶,大聲招呼起來。

眾人從斷牆處魚貫而入,圍了過來。

店家給李非倒了一碗酒,放下酒罈,就被獵戶拉起來問東問西了。

他便把李非如何打虎的事講述了一遍,由於剛剛親眼目睹,心情激盪,直講得口沫橫飛。

眾人聽得驚詫不已,剛開始半信半疑,但看到滿身血汙的李非和癱在地上的虎屍後,也不由得他們不信了,一個個用異樣的眼光望向李非。

李非自顧自的斟酒慢飲,回覆著氣力。

聽店家講述完後,一個獵戶當下便安排人立即去縣裡報告,另一個獵戶則來到李非麵前,恭敬做禮道:“多謝壯士為我們除去大害!不知壯士高姓大名,貴鄉何處?”

李非擺擺手道:“不必多禮,自保而已。在下清河縣人氏,姓武名鬆。”

獵戶道:“壯士立此大功,理當去縣裡領功受賞,接受鄉親們拜謝纔是,就讓小的們抬你過岡吧!”

說完,便招呼人搭軟轎過來抬他。

“呃……”

李非剛要推辭兩句,轉頭一看,另一個獵戶早已帶人把虎屍用木架綁紮好,抬了起來,隻好閉口不言。

他本不想大張其事,打算悄悄收了虎屍就走人的,誰曾想這幫人動作這麼快,讓他根本冇有下手的機會。

現在他手腳發軟,隻好由著眾人把他扶上軟轎,抬出門去。

店家直送到山腳下,還把那一塊碎銀子還給了李非,房錢飯錢都不要了。

李非見他意態堅決,也就冇跟他推讓,畢竟自己也算是救了他一命的。

山路上,李非躺坐轎中,與緊隨身邊的獵戶閒聊,問起他們如何尋到這邊來的。

獵戶說他們本來帶足人手埋伏大蟲的,良久未見大蟲蹤跡,一路尋過山頂後,發現了新斷的樹樁,猜想是有人上山伐木留下了氣味,那大蟲餓了便循著人氣追下山去了。

於是他們也翻過山岡,不一會聽到大蟲吼叫聲,便一路尋到酒店去了。

李非聽完心中恍然,這麼一說,整件事好像也有它的因果邏輯,未必就是有什麼東西在暗中安排了。

他又仔細回憶穿梭過來後的這段經曆,自身也冇有被什麼東西操控的感覺。

有些異樣的,就是打虎的時候,他明顯是換了一個人的。

那份勇猛顯然是屬於武鬆的。

但自己本來就是穿梭成了武鬆的,遇到緊急情況,激發出潛能和本性,也很正常。

還有就是那段幻聽似的音樂,出現的有些怪異。

不過那首是前世耳熟能詳的曲子,自己變身武鬆後,熱血上湧,興奮所致,腦海裡自動迴盪起一段BGM當做戰歌,也是可以理解的。

畢竟前世有些常年戴著耳機的怪咖,走在大街上時,偶爾也會突然來段莫名其妙的尬舞的。

這叫情之所至,自然流露。

些許的怪異,也許隻是一種穿梭後遺症吧,說不定過段時間就自動消失了。

一路思索著,不知不覺,眾人已經翻過山岡。

到了嶺下,早有七八十人等在那裡,鬨笑著迎了上來。

就在此時,李非意識中也傳來了遊戲空間的提示音。

【恭喜您!矮人升級了,獎勵矮人一個,熔爐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