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s小說 >  千年老二 >   第10章

出了門外,風雪撲麵,李非感覺稍好了些。

熟悉的幻聽又隱隱在耳邊響起。

“嘿~嘿嘿呦嘿嘿~”

李非現在已經明白這玩意是怎麼回事了。

BGM一響,就是武二郎要出場的時候了。

他趕緊意識進入遊戲空間,把全部心神沉浸其中。

幻聽果然慢慢減弱,心底深處的煩躁感也逐漸消失。

矮人世界裡,胖墩一號跟二號正分彆在四層和九層橫向開掘。

胖墩三號卻停在了十三層的一處礦道儘頭,一動不動。

他的身旁有一個小書本樣子的圖標,一閃一閃的發著亮光。

正是剛纔係統提示的“工匠之書”。

書籍是隱藏在泥土中的珍貴物品,出現的機率不高。

它的作用是賦予矮人某種專業特長,增加矮人職業。

書籍有多種,工匠之書、鍊金師之書、研究員之書等等,每一種對應著一個職業。

李非點擊拾取了“工匠之書”,書本圖標一閃後直接進入了倉庫。

胖墩三號恢複了行動,揮動石鎬,繼續向前開采去了。

李非進入倉庫介麵,找到了工匠之書圖標,點擊。

係統提示:“是否使用工匠之書?”

“是。”

“請選擇矮人。”

李非選擇了胖墩一號,工匠之書一閃消失,再檢視一號屬性時,已經多了一個職業。

胖墩一號:

工匠,初級。

經驗,683/1000,三級。

體力,76。

健康,77。

心情,62。

裝備,布衣、石刀、石鎬。

一個矮人可以兼職多個職業。

不過,李非憑前世的遊戲經驗知道,最好的選擇,還是讓一個矮人專攻一個職業,這樣更益於提升職業等級,對後期遊戲更有幫助。

“恭喜您!增加新的職業——工匠,獎勵鐵匠鋪一個。”

鐵匠鋪可以用來加工各種武器裝備等,工匠等級越高,加工效果越好。

不過,這東西李非目前完全用不上。

因為這十多天來,矮人始終冇采掘到鐵礦!

煤礦、地根草、穀物種子,都采掘到不少,就是還冇發現鐵礦。

這種事全憑運氣,他也冇辦法。

李非意識退出遊戲空間,開始琢磨自身的處境。

剛纔被潘金蓮那麼一鬨,武大家裡顯然不能再住了。

二人之間的尷尬倒在其次,李非最擔心的,是意識深處潛藏的武鬆的記憶和情感。

剛纔那差點失控的情形,讓他隱隱覺得,自己之前似乎太小看這穿梭後遺症了。

武鬆的暴躁情緒湧動到極點時,他真的有種人格分裂的感覺。

想想也的確有這種可能。

平白無故繼承了另一個人的記憶和情感,這些東西說不定就會滋長出另一個人格來。

不行,不能再讓武二情緒暴躁了。

要遠離潘金蓮……

雪越下越密。

邊走邊想著,李非轉過一個街角。

前方不遠處的路口,武大正守在炊餅擔子旁邊。

矮小的身子隻比擔子高了半頭,風雪中凍的晃來晃去,看起來滑稽又可憐。

街上已冇了人影,武大頂著滿頭白雪,不時四處張望,仍在盼著能有人來買炊餅。

武鬆的情感又一下湧上心頭,李非快步走上前去。

“哥哥,這麼大的風雪,為何還不回家?”

武大憨憨一笑,道:“還剩了幾個炊餅,我賣完就走。兄弟,你吃過飯了麼?”

“剛剛吃過。”李非答道:“哥哥,不差這幾個炊餅,你趕緊回家去吧!”

“不賣完不行,我還要攢錢做件大事的!”武大對著他神秘一笑。

李非問道:“哥哥要做什麼大事?”

武大道:“傻兄弟,你如今年紀已不小,到了該婚娶的時候了,這婚事不得由哥哥我操辦麼?等我攢夠錢,就托王乾孃給你相一房好親事!”

“哥哥,我自己有錢,這事你不必操心了。”

武大笑道:“哥哥知道你俸祿高,可要置辦房產、相親下聘什麼的,你那點錢隻怕遠遠不夠!再說,咱哥倆自小冇了父母,你是我一手拉扯大的,你的婚事自然也該我來做主。”

在武鬆的記憶中,武大於他的確是長兄如父一般的存在。

李非聽了這話也不由自主的大為感動,同時想起潘金蓮的事,又有些慚愧。

知道勸不動他,李非便掏出幾個銅錢,道:“那這幾個炊餅我買了,回去請手下的衙役吃了也好。”

武大瞪了他一眼,怒道:“傻兄弟!我攢錢是要給你娶親的,賺你的錢又有何用?你身上有差事,快回縣衙去吧!”

“也罷。”李非歎了口氣:“哥哥,這幾天公事忙,我就不回家住了。”

“哥哥知道了,你忙吧。”武大隻想讓他離開,連揮手道:“快走!快走!”

李非回了縣衙,下午便安排幾個衙役去武大家,把自己的行李鋪蓋取了回來。

自此,便不再回去,吃飯隻到附近的酒店裡去。

那些店他本來也常去買熟牛肉,個個對他伺候周到。

店家們都知道他飯量極大,一天能吃二十多斤牛肉,不愧是能打死大蟲的壯士,哪曾想他大部分牛肉都是買來喂矮人了。

在縣衙住了六天後,胖墩三號終於開采到鐵礦了。

用三份鐵礦石製作了一個鐵鍋,李非便安排一號和二號優先建造“簡易篝火廚房”,三號則繼續采掘鐵礦。

建造廚房用料不多,很快就能建好,到時就可以烤幾個麪包增加矮人的食物種類了。

李非望向遊戲世界裡大片的小麥和稻穀,葉色已開始由青轉黃,看樣子過不了幾天就能收穫。

矮人們也快要升級了。

他不禁起了離去的念頭。

也不必非得等到糧食收穫的,隻要多存些肉類即可。

至於那五兩銀子的俸祿……

這些天雖然花銷很大,但上次的賞錢尚有八百多貫,足夠他換個地方安心生活了。

五兩銀子,也並非必不可少。

這幾天武大抽空就會來看他一眼,生怕他在衙門裡有過得不稱心的地方。

這份兄弟之情引得他體內武鬆的情感猛增。

李非偶爾會恍惚,一時分不清對武大的敬重和感激,到底是發自本心還是僅僅來自武鬆的記憶了。

再不走,就要變成真武鬆了。

一股莫名的緊迫感隱隱壓在心頭……

第二天一早,衙役來報,知縣找他。

李非過去一看,原來是知縣有些要緊的貨物要他護送到東京汴梁去。

這情形……

原劇情裡有這一段,武大就是在武都頭去東京送貨的這段時間裡被害死的。

不過,感覺這劇情提早了很多啊,我這武都頭當了還不到一個月呢。

李非一陣疑惑,不禁想起上次最終冇有躲過打虎的事情。

就在我打算離開的時候,劇情快進了?

是巧合還是特意安排?

管他呢,就趁這機會跑路吧!

半路走人,誰有閒工夫替你去東京送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