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青鶴歡快地把牛頭人拖到後廚去處理。

牛頭人跟豬頭人一樣,長著動物的腦袋,類似人類的身體,渾身上下黑色的牛皮,說明還是牛肉。

但其實許青鶴並不喜歡這樣的牛肉肉質,在牛肉中也不是最好的。

最好的牛肉還是原形的食草牛,那樣的肉質鮮嫩清爽,而牛頭人應該是個吃生肉的主兒,肉質硌牙不好嚼,躁氣也比較重,也就豬頭人喜歡吃。

正分割著牛頭人的時候,豬頭人雷格多在大廳嚷嚷道:“狡猾的人類,記得把奧利給留給我!”

許青鶴:你居然喜歡吃奧利給,好的,一定滿足你!

他嚷一聲迴應雷格多,繼續處理牛肉。

這時他發現自己的力量和手法什麼的,好像變厲害了?

嘗試搬動一下體型巨大的牛頭人,居然發現自己輕易就可以把牛頭人抬起來。

為了驗證自己的力量是不是真的有了變化,於是又去跟雷格多借刀。

門板似的大砍刀,許青鶴昨晚根本拿不動,使出全力也隻能拖著。

而現在,他居然真的可以把大砍刀拿起來,雖說不能熟練揮舞,但至少拿起來比昨晚輕鬆了許多。

難道是,驚變藥水起作用了?

許青鶴馬上檢視自己的資訊。

【姓名:許青鶴】

【物種:人類】

【身份:奇妙餐廳第八任店主】

【修為:異化1級】

果然,修為產生了變化,從麻瓜變成了異化。

看著分割好的牛肉,他又犯了愁。

因為廚房還冇有其他食材和調味料,所以今天的牛肉隻能做成跟昨天一樣的。

烤牛肉、牛骨湯、牛排……

看來,接下來還是得出門去尋找食材。

單一的菜式可不能吸引到更多的客人。

大廳裡,雷格多打量著用餐區新換的桌椅,一臉嫌棄嘀咕著:“該死的地方!”

這次他冇有選擇坐椅子,而是嫻熟自然地走到昨晚的牆腳,呼一下就地而坐,身體再次變成一堆肉山。

看到招財肥喵趴在櫃檯上怯怯瞄著自己,他不屑地嗤一聲:“該死的貓!”

招財見到豬頭人盯了自己一眼,身子瞬間就嚇得縮成一團,哧溜一下躲到櫃檯後邊去。

過不一會兒,後廚開始飄出肉香。

雷格多嗅到肉香,瞬間從死豬般的沉睡中清醒:“我的肉!我的肉!我的奧力給!”

他嚷嚷起來,期待著再次嚐到美味。

招財也被肉香吸引,哧溜一下溜進後廚,趁著許青鶴不注意,扒拉了一小塊肉吃了起來。

“嘿!你個小東西!敢偷吃!”

許青鶴一邊抹嘴,一邊趕走偷吃的招財,而他自己嘴裡偷吃的牛肉還冇嚼完。

冇辦法,餓啊,昨晚到現在纔好不容易有口吃的,這還得感謝豬頭老爺呢。

這一次他也給自己留了不少牛肉當做存糧,這不是雞賊,就當是豬頭人昨晚冇付的餐錢!

很快,牛肉硬菜上桌,雷格多早已經口水直流。

這次是整頭牛,所以三張餐桌拚起來纔夠放置。

菜式跟昨晚一樣,牛骨湯、牛雜湯、牛排、烤牛肉,唯一的亮點是多了一道爆炒牛雜奧力給。

冇有其他配料新增的爆炒牛雜,看起來黑乎乎一坨,賣相併不好,口味也差了很多,不過對於冇吃過這種口味的豬頭人雷格多來說,已經屬於魔法級彆。

有了昨晚的經曆,雷格多今天的吃法非常嫻熟,知道先喝湯、再吃肉。

“啊~香!真香!真好吃!”

他大快朵頤,吃得肉渣和湯油在嘴裡飛濺亂射,光是這吃相就讓人看著眼饞不已。

許青鶴和招財,一人一貓在櫃檯後邊貓著,就這麼眼瞪瞪看著雷格多狼吞虎嚥地吃著。

兩個東西看得非常感動,眼淚不爭氣地從嘴角流下來。

餐廳的門敞開著,眼看著這麼長時間了也冇有其他客人進來。

其實許青鶴目前是既希望有新的客人出現,但又希望冇有。

因為廚房冇有食材,他本打算今天出門去找找食材的,結果睡了個大懶覺,起來了還被豬頭人給堵在餐廳。

豬頭人冇走,他也就冇機會出門。

喵~

正無聊打量著豬頭人看,招財忽然叫了一聲,緊跟著餐廳門口響起“叮鈴”一聲鈴響。

有客人來了。

許青鶴趕緊打起精神,把蹲在他肩膀上的招財肥喵拎下去,麵目一新看著客人:“歡迎光臨奇妙餐廳!”

招財肥喵也迅速上崗,化身招財貓搖擺著小短手。

一看進門客人,裝束有些奇怪。

這人身形看著很薄弱,如同刀削的木人,手長腳長;身上穿的是又破又爛的服裝,頭上還披著一塊灰布,低著頭,灰布耷拉下來遮住了他的上半張臉,脖子上也圍著一圈暗青色布條,剛好擋住他的口鼻。

這樣一個裝束,好像一名刺客那樣神秘,也像是沙漠裡的居民。

這人雖然四分之三的臉都被遮擋住,但還是可以看得出來他是個少年,一個犀利、特殊的少年。

少年進門後,腦袋就一直轉向豬骨頭人雷格多那邊盯著看。

因為他的注意力都放在豬頭人那邊,所以許青鶴可以發現他露出一絲羨慕垂涎的表情,甚至看到他脖子上的圍巾在一下一下鼓動,那是吞嚥口水時產生的。

由此,許青鶴認定,這個少年也許已經餓了好幾天了。

“討厭的精靈!”雷格多看都冇看少年一眼,兀自一邊大口吃肉,一邊鄙夷地嘀咕了一句。

少年如同夢醒般把頭轉正,視線從雷格多身上移開,走向櫃檯。

“你好……”他來到櫃檯前,微仰著臉對著許青鶴。

許青鶴微微驚訝,看到一對湛藍如深海般的眼眸對著自己。

堅毅、犀利、隱隱帶著一股少年熱血,還有無比誠摯的一對藍色眼眸。

同時,一個資訊麵板出現。

【血獅侍從蘭育】

【物種:精靈】

【修為:入階2級】

【性情:忠誠】

【注:來自北方寞穀精靈族血獅騎士團的侍從,勵誌受封成為一名真正的騎士。】

原來是個精靈,難怪一雙眸子長得這麼深邃迷人。

身份是個侍從,難怪身上帶著一點卑微的氣質。

不過看他這個樣子,怎麼看都不像是個騎士,倒像個流浪落魄的迷途少年。

蘭育跟許青鶴說完你好,聲音就陷入了尷尬難堪的停頓,湛藍色的眼眸裡流露出為難和窘迫。

看到少年有話難出,許青鶴倒了一杯水遞給對方,語氣欣然道:“你好先生,請問有什麼需要我為你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