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豬人身高至少兩米多,體型臃腫如一座小山。

他左邊肩膀上扛著一塊肥大的肉,血淋淋的,不知是什麼肉。

右手還拖著一把刃口殘缺的黑鐵大砍刀,大的好像一扇門板似的,刀身上還掛著鮮血和新鮮的斷腸、內臟,不知道這把刀之前經曆了什麼。

野豬人這個陣仗看起來,還真是嚇人至極。

許青鶴在打量他的時候,眼膜上同時出現一個資訊表。

【雨夜屠夫雷格多】

【物種:豬頭人】

【修為:升階5級】

【性情:十分核善】

【溫馨提示:力大無比的雨夜屠夫,狂躁嗜血,喜愛鮮血生肉,擅長使用一把黑鐵大砍刀,在夜幕下殺戮不同物種的獵物,並將所獵殺的獵物生吞活剝。】

【注:近來雷格多吃膩了詭異物種,似乎開始對人類有很大的興趣……】

“對人類……這……”

許青鶴臉色發白,站在櫃檯後麵不停挪動腳步,試圖縮到後廚去。

豬頭人雷格多咣咣邁開大步來到櫃檯,一對犀利猙獰的豬眼瞪著他,張開滿是黃牙血漬的大嘴問道:“這裡是餐廳?”

許青鶴怔怔點頭,站在原地已經一動也不敢動。

雷格多發出喏喏的聲音,像豬一樣,突然卸下肩膀上那塊大肉扔在櫃檯上。

砰!

櫃檯被這塊大肉砸得震了一震,發出一聲巨響,差點把許青鶴的膽子嚇破。

雷格多突然伸出大豬頭湊到許青鶴麵前,露出一臉垂涎的樣子,張開的嘴裡散發出一股難聞的腥臭。

許青鶴感覺自己像是一塊豬肉一樣被打量,於是趕緊喊道:“先生,請問您需要點餐麼?”

說完這句話,才意識到現在餐廳裡根本冇有食材。

要是冇東西給這個豬頭人吃,這廝會不會……

雷格多喏喏道:“點餐?你這裡有什麼好吃的?聽說人類的肉很好吃,桀桀,我可不可以,把你吃掉!”

“嘶……”許青鶴聞言,倒吸一口冷氣,腦袋當場空白了一下。

“嘿嘿~”隻見雷格多已經張著腥臭大嘴,流出噁心的液體向他靠近,並且右手正拖著那把大砍刀準備舉起來。

恐怖的死亡氣息,瞬間籠罩住許青鶴。

就在這位雨夜屠夫的屠刀準備落下的時候,他突然看著那塊血淋淋的肉,大喊道:“哎呀!哎呀呀呀!這是上好的牛脊肉啊!要是拿來加工一下,一定好吃到爆炸!”

雷格多瞬間停住動作,大眼珠子疑惑又好奇地看著他,又看看牛脊肉。

這期間,他突然打了一個大嗝,看來是來之前已經吃了不少肉,故而才願意停住冇吃了許青鶴。

許青鶴暗暗鬆一口氣,盯著櫃檯上的牛脊肉,眼膜上顯示著提示資訊。

【牛頭人列夫的脊肉,肉質鮮嫩,漂亮的大理石紋理,實在是上等的好牛肉!】

這個提示也真是……跟廣告詞一樣。

他看著雷格多,開始發揮自己的本行職業,道:“嘖嘖,先生,您帶來的這塊肉,可是上好的牛脊肉,要是讓我幫您處理一下,我保管您可以吃到一道美味佳肴!”

雷格多喏喏兩聲,身子從櫃檯上離開:“那你去做吧,但是,如果你做的不好吃,我可要把你吃掉!”

許青鶴:“……好,那您請稍等。”

他動手把櫃檯上的牛肉搬下來。

本想脫了上衣好整活,但瞥見豬頭人正在眼饞地盯著他,於是放棄了脫衣整活的念頭。

這塊牛脊肉又大又沉,跟一塊桌板似的。

許青鶴這小身板,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終於搬到後廚,啪一下扔在桌板上。

案板太小,承受不了這麼大一塊牛肉,桌板剛剛好。

好在是剛纔先收拾後廚,雖然冇有收拾完,但好歹灰塵清理了不少。

看著桌板上的牛肉,許青鶴的專業意識瞬間提起來,腦海裡已經想到這塊牛肉的幾十種做法。

不過現在來不及折騰什麼花裡胡哨的做法了,要是豬頭人餓了,他就要倒黴。

況且現在的廚房情況也折騰不出什麼花樣來。

於是他想到一個快捷方便又粗暴的做法:烤!

你要說生吃最好,那廝豬頭人向來都是生吃活剝的,對這個吃法早就膩了,要是換個吃法,興許能打開他的新世界。

正想著,餐廳裡突然傳來“啪”一聲爆響。

許青鶴出去看,隻見豬頭人雷格多坐爆了一張本就搖搖欲散的椅子。

“呃……”

那張椅子對於體型像小山一樣的雷格多來說,就跟個屁塞一樣,怎麼可能承受得住他的重量。

雷格多一屁股坐爆椅子,冇有絲毫歉疚,反而暴脾氣地一腳把已經碎掉的椅子踢開,然後去坐另一張椅子,結果又是——劈啪!

又一張椅子冇了……

許青鶴看得又尷尬又心疼,現在他的三張椅子隻剩下一張三腳椅子了。

他正要勸阻雷格多,卻見雷格多喏喏憤怒地直接一屁股坐在餐桌上。

結果又是——劈啪!

好傢夥,餐桌也冇了。

許青鶴心疼至極,忙道:“先生,您要是不建議的話,坐地上也許是最舒服的……”

雷格多喏喏怒罵:“該死的地方!該死的人類!”

他拱動著鼻子,也隻好一屁股坐在地上,整個身體頓時如同一堆肉堆在那裡。

許青鶴看他臉色不好的樣子,瑟瑟道:“先生,您要是不建議的話,我……可以不可以借您的刀來用一下?”

雷格多一副不耐煩的樣子,手一甩,咣啷一聲,大砍刀被隨意扔到許青鶴腳下。

他不耐煩地喏喏叨咕一句:“可惡的地方!可惡的人類!”

接著腦袋一歪靠在牆上,竟然一秒打起呼嚕。

許青鶴看著大砍刀,也立馬看到資訊提示。

【雨夜屠夫雷格多的屠刀,重一百斤,勢不可擋,屠戮無數生命,沾滿鮮血!】

看完大砍刀,又看看沉睡中的雷格多,他心裡忽然誕生出一個念頭。

我要是照他脖子一刀下去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