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綰綰是跟泰戈一起下樓的。

小傢夥一直盯著她看。

“有什麼問題嗎?”

泰戈小麵癱,“他跟你睡在一起。”

“……冇,他睡地鋪。”

“同居。”

“……”顧綰綰想了想解釋,“這個詞不能這麼用,你看,萬伯伯,珍珠阿姨,還是其他人,我們都住在一起,都可以叫同居。”

泰戈:“彆騙小孩子。”

“絕對!”騙你。

顧綰綰拉著兒子的小手走下樓梯,跟萬學勤擦肩而過,越過他就看到了唐天昊那張便秘的臉。

“你又乾什麼好事了?”

“小野貓,我冤枉啊。”唐天昊屁顛的跟在她旁邊,“昨晚睡的好不好?”

顧綰綰警惕的看著她,回答,“還可以。”

“有冇有聽到不想聽的聲音?”唐天昊循序漸進的引導。

“……有。”

唐天昊一副你大膽說,我一定幫你搞定的迫切表情。

顧綰綰坐下,給兒子倒了一杯牛奶,然後一指身邊的霍世成,“他呼吸的聲音太大,影響我睡覺。”

唐天昊:“……”這個他真搞不定。

“你管嗎?”

“哎呀,我手機冇電了,我去充一下啊。”唐天昊逃之夭夭。

霍世成把加好的吐司遞給顧綰綰,顧綰綰又轉手遞給泰戈。

“快點吃,要遲到了。”

泰戈接過,一口一口的吃著。

霍世成還想給顧綰綰再夾一個三文治,誰知道顧綰綰直接插起一跟火腿吃了起來。

“你能聽到我呼吸?”男人端起咖啡抿著了一口,問。

“嗯,跟打雷一樣。”顧綰綰還學了兩下,“咻-咳咳!”

這一吸氣不要緊,直接把嘴裡冇嚥下去的火腿渣給噴了出去。

坐在對麵的秦世風動作極快的跳開,逃過一劫。

泰戈可能是覺得太丟臉了,起身,“我去上學了。”

“我送你。”秦世風拉著萬珍珠火速撤離現場。

顧綰綰好半天才停下咳嗽,看了眼沾了口水的吐司麵,問霍世成,“你不吃了吧。”

這傢夥潔癖太重,之前都不讓她在床上吃東西,就怕掉渣。

現在麪包上不僅有她的口水,還有火腿渣,他肯定是不吃了的。

誰知道顧綰綰剛要伸手,就看到霍世成拿起一片,動作優雅的咬了一口。

“又不是冇吃過你的口水。”

顧綰綰:“……”

“那我吐的你吃嗎?”噁心不死管換。

男人眉頭動了一下,轉頭看過來,“你吐下試試。”

顧綰綰故意做了一個姿勢,嘔!

舌頭剛伸出來,下巴就被掐住,然後男人用力一拉,顧綰綰就撲到了他的懷裡。

然後霍世成低頭,準確無誤的吻了上去。

顧綰綰猛地撐大眼睛。

這混蛋!

顧綰綰瞪大眼睛,“霍世成,你噁心不噁心!”

霍世成點頭,“很甜。”

“什麼!?”

“你的口水。”

顧綰綰:“……”

比厚顏無恥,霍世成絕對是世界第一。

最重要的是,她自己都覺得噁心,他吃著還挺開心的樣子。

鈴鈴鈴,霍世成的手機響了,他擦了一下手接通。

“世成啊,上麵下了新檔案,有些政策對你很有利啊。等省裡的會議一結束,我們碰個麵。”安傑中的聲音在電話裡響起。

霍世成點頭,“辛苦安市長。”

“另外啊,安吉拉非要去巴黎參加什麼設計師比賽!這丫頭坳的很,我聽說你在那邊開了分公司,就麻煩你多照顧她一下。”

這明顯是怕被霍世成拒絕,先給點甜頭。

霍世成側頭看向顧綰綰,顧綰綰一副你看我乾嘛的表情,繼續吃麪包。

“好。”男人應聲。

“那我就不打擾你工作,先這樣?”

“好的。”霍世成掛斷電話,淡淡的說,“安市長。”

“她也要住在這?”安吉拉來,顧綰綰不在乎,隻是不想跟她住在同一個屋簷下。

“讓她住酒店。”

顧綰綰點頭,“你最好也去。”說完,捏著一片麪包上樓了。

霍世成深邃的眸光跟隨著她的身影,直到消失在樓梯的轉角。

……

工作室內。

顧綰綰把自己的創意跟王佳佳分享。

王佳佳佩服的五體投地。

“老闆,你真是厲害啊。難怪能在巴黎時裝界占據一席之地。”

“拍馬屁的話少說。好好想想用什麼鑲嵌才重要。”

“真心的。”王佳佳趴在桌上,撐著下巴看著顧綰綰,“霍老師竟然是個大總裁,你藏的好深啊。”

顧綰綰瞥她一眼,“總裁有什麼好?”

“總比送外賣的好。”王佳佳話音剛落,就聽到敲門聲,醬醬外賣到了。

醬醬外賣把兩個餐盒交給王佳佳,多次叮囑哪一個是顧綰綰的。

“這麼快就吃午飯了。”王佳佳打開包裝,深深的聞了一下,“老闆是麻辣燙!”

這種隻能在國內吃到的東西,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麻辣燙?快讓我嚐嚐正宗不?”

王佳佳夾了一個蟹棒遞到顧綰綰嘴裡,顧綰綰一邊和氣一邊嚼,豎起大拇指。

“冇有什麼,是一頓火鍋解決不了。”

顧綰綰頓時元氣滿滿,搓了一個不太響的響指,“我知道用什麼裝飾了。”

“不會吧?”王佳佳也趕緊吃了一個蟹棒。

除了嘴裡極致的麻辣味,腦袋裡還是空白一片,明明吃一樣的東西,為啥她就冇有靈感呢。

“這就是吃貨的實力。”顧綰綰狼吞虎嚥的把麻辣燙消滅乾淨,然後從揹包裡麵拿了一個名片給王佳佳,“我又接了一個訂單,這是地址,等下你去吃量尺寸,記得,絕對不可以泄露summer的任何訊息。”

王佳佳把名片收好,問,“性彆可以說嗎?”

“總之是越神秘越好。”顧綰綰背上包,“祝你好運。”

電梯到達一樓,顧綰綰剛邁出去,就聽到有人冷嘲的聲音。

“我應該叫你顧北還是顧綰綰啊?”

顧綰綰側頭,就看到一臉傲慢的安吉拉。她老爸剛打來電話,她人就在巴黎了,動作還挺快。

不僅安吉拉來了,在她的身後還站在一個看好戲的小貝。

,content_num-